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 新闻中心

“清代国家统一历史”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高翔作主旨演讲

作者:张楠林来源:中国边疆研究所发布时间:2021-09-27

研讨会会议现场

  2021年9月23至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的“清代国家统一历史”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中国历史研究院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正部长级)兼中国历史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高翔作主旨演讲。 

高翔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正部长级)兼中国历史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作主旨演讲

  高翔强调,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的贺信中明确指出:“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的一个优良传统。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习总书记的贺信为我国历史研究给出了明确定位和指明了发展方向,我国的历史研究迎来了一个春天。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后,为了认真贯彻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先后制定了一系列的研究计划和推出了一系列的研究项目。由中国历史研究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组织实施的“清代国家统一史”项目是第一批立项的重大项目之一。清代是我国多民族国家发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但对清代国家统一历史的研究并没有得到学界应有的重视,尽管已经有很多有关清代历史的著作,但专门性著作还没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 

  高翔指出,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满洲建立的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传统王朝,而康乾盛世曾经将多民族国家中国带到了一个极盛阶段。康熙皇帝以历史上少有的雄才大略,引导清朝摆脱了明清之际的混乱与动荡,将儒家思想确立为治国之本,建立了完善的以皇权为核心的官僚政体,为持续时间长达130年的康乾盛世的出现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持续强盛一个多世纪之久的清朝为什么走向衰落,这是学界尤其是清史研究者长期关注的话题。我曾经从三个方面对18世纪清朝盛衰之变的原因做过总结:第一个原因是持盈保泰,这是一个不思进取的治国方略。乾隆皇帝在二十三年(1758)剿灭阿睦尔撒纳统一新疆的过程中提出了“持盈保泰”的思想。陶醉于眼前的繁荣,使清朝统治者丧失了前期那种积极进取、奋发有为的精神,而各种危机和矛盾就因此而酝酿和滋生。因此享受升平之福成为危害清朝统治前途的巨大政治问题。第二个原因是腐败严重,直接导致清朝由盛转衰。乾隆皇帝身边的大臣和珅就是一个最大的贪官。腐败严重导致的直接后果即是,社会矛盾激化,“民生不遂”,政府统治能力下降,影响行政机制的正常运转。第三个原因是安全与发展战略抉择的错误选择。清朝和前代面临的内外形势一个显著的不同特点是西方殖民势力的东来,导致以中国为中心的传统的以“贡”、“赏”为特征的外交体制面临着严重挑战。清朝统治者面对这种挑战选择了减少和西方的往来以换取国家的安全,直接后果是导致了国家发展的停滞,在1840年开始的鸦片战争中一败涂地。 

  鸦片战争给多民族中国带来的灾难是应该永远牢记的,教训也需要总结,但清朝曾经创造的“大一统”盛世,辽阔的疆土、繁荣的国内景象、众多的人口、发达的文化以及持续稳定和平的东亚政治秩序等也是应该给予充分关注的,其中的经验更值得总结。清朝对多民族国家中国形成与发展的最大贡献是在更大范围内完成了国家统一,《清史稿·地理志》载:“太祖、太宗力征经营,奄有东土,首定哈达、辉发、乌拉、叶赫及宁古塔诸地,于是旧藩札萨克二十五部五十一旗悉入版图。世祖入关翦寇,定鼎燕都,悉有中国一十八省之地,统御九有,以定一尊。圣祖、世宗长驱远驭,拓土开疆,又有新藩喀尔喀四部八十二旗,青海四部二十九旗,及贺兰山厄鲁特迄于两藏,四译之国,同我皇风。逮于高宗,定大小金川,收准噶尔、回部,天山南北二万余里毡裘湩酪之伦,树颔蛾服,倚汉如天。自兹以来,东极三姓所属库页岛,西极新疆疏勒至于葱岭,北极外兴安岭,南极广东琼州之崖山,莫不稽颡内乡,诚系本朝。”这一辽阔的疆域被后世学者统计为1300万平方公里。何以能够缔造如此辽阔的疆域,雍正皇帝在《大义觉迷录》中说:“自古中国一统之世,幅员不能广远,其中有不向化者,则斥之为夷狄。如三代以上之有苗、荆楚、玁狁,即今湖南、湖北、山西之地也。在今日而目为夷狄可乎?至于汉、唐、宋全盛之时,北狄、西戎,世为边患,从未能臣服而有其地,是以有此疆彼界之分。自我朝入主中土,君临天下,并蒙古,极边诸部落俱归版图。是中国之疆土,开拓广远,乃中国臣民之大幸,何得尚有华夷中外之分论哉!”抛弃“华夷中外之分”是否是全部原因?清朝对辽阔的疆域如何实施有效治理?这些问题虽然有学者关注,但依然值得系统总结。这些问题也是“清代国家统一史”项目应该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高翔指出,“清代国家统一史”项目立项前后,邢广程所长积极组织所内外、京内外的专家多次进行论证,立项后又组织了20多次内部研讨,并经过2年多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近100万字的初稿。我很关注项目的进展情况,并参加过课题组的内部研讨,广程所长也及时把课题组组织研讨的会议纪要报给我,课题的结项初稿也看到了,总体感觉达到了课题的设计要求,有以下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是坚持唯物史观的指导,以学术的形式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服务。 

  我国当代史学的根本特色就是坚持唯物史观,离开唯物史观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我们的史学就会失去自己的灵魂,就难以发挥科学的史鉴功能,也就没有资格和能力与西方学术展开平等对话。按照习总书记提出的“三个体系”建设的要求来审视“清代统一史”,不仅摆脱了历代王朝的视角,更摆脱了“民族国家”理论的束缚,而是选取从传统王朝国家向主权国家转变的视角,重新定位“清代”:清朝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传统王朝,集中国历史发展的大成,不仅在历代王朝基础上实现了更大规模的“大一统”,而且通过和俄国签订《尼布楚条约》将中国多民族国家带入了近现代主权国家行列。清代多民族国家“统一”的建构上承历代王朝,下启中华民国,定型于清代的中国版图、多民族凝聚而成的中华民族及灿烂的中华文化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重要遗产。从这一新的视角诠释“清代国家统一史”可以克服以往对中国历史解读中存在的诸多矛盾,不仅可以做到学术创新,也有助于增强国人对国家、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社会主义制度及中国共产党的认同,符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需要。 

  二是牢牢把握“国家统一”这一主题,分实现、巩固和维护三个阶段将清代国家统一的历程、疆域的盈缩、治理体系的完善、边疆开发的深入等有一个全面的阐述,进而分东北、蒙古、新疆、西藏、土司地区、台湾、海疆等专题,对清朝的经略得失做了全面探讨及评价,弥补了清代国家统一史研究的缺憾,不仅在叙述结构上有所创新,也做到了对以往研究有所突破。 

  清代集历代王朝之大成,实现的“国家统一”可以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我认为康乾盛世最显著、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政治上实现了全国的“大一统”局面。“大一统”语出《春秋公羊传》,其要义是“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汉书·董仲舒传》),这是中国传统政治家们潜心追求的最高政治理想,现实表现则是国家统一。“大一统”有三个基本要求:一是以君主为中心的中央集权,“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论语·季氏》);二是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高度统一,即“六合之内,皇帝之土”,“书同文、车同轨”(《史记·始皇本纪》);三是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一致,即“天下归仁”(《论语·颜渊》)。“清代国家统一史”以1616年至1911年的整个清代的历史为阐述对象,一方面可以完整地诠释满洲如何从东北一隅实现对中华大地的“大一统”,另一方面也可以给多民族国家从王朝国家发展为主权国家一个最终结论。能否做到客观诠释,需要对“统一”做新的定位。以往的论著论及“统一”基本是武力征服和政区划一,但实际上 “统一”是一个过程,“武力征服”只是一个开端,而其后的疆域、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族群等多方面的整合也是“统一”的重要内容。这些“统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诸如边疆的行政管辖方式东北及西北是一个由军府到行省的发展过程,南部地区则存在一个改土归流的过程。法治建设方面则既有对传统法律制度继承和发展的大清律,同时在广大的边疆地区则存在着习惯法到成文法,再到大清律的渗透等,也存在着一个趋同的态势。再如清朝尽管也有“满洲根本”的意识,但“华夷一体”的治国理念还是很强烈的,这是中华民族得以在清代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我国多民族国家的最终形成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鸦片战争和其后的日本侵华,中国在面临着列强的蚕食鲸吞和亡国灭种的严重局面下,为何内蒙古、新疆、西藏等没有被分裂出去,其中与清朝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族群等方面的诸多整合政策是分不开的。这些整合实际上也是一种“统一”的举措,既是清代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清朝将中国从传统王朝国家带入主权国家的重大贡献,也是国家“统一”所更应该大书特书的。至于清代多民族国家发展中遇到的种种挫折,诸如内部的动荡、分裂乃至近代鸦片战争带来的各种危害,也可以通过对清朝乃至整个社会应对举措的诠释,为今日国家及边疆地区的稳定和发展提供借鉴。 

  三是课题组的组成很好贯彻了习总书记给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贺信所提出的“希望中国历史研究院团结凝聚全国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的指示精神。“清代国家统一史”课题组由所长邢广程为课题主持人,邀请了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的马大正、李治亭先生为顾问,成员则以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人员李大龙、孙宏年、许建英、吕文利等研究员为主,聘请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张永江、孙喆教授,河南大学的柳岳武教授,云南师范大学的邹建达教授,厦门大学的水海刚教授等院外专家以及中国历史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李细珠研究员等院内专家,共同完成。 

  “清代国家统一史”为贯彻习总书记贺信精神带来一个好头,也希望通过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出版的《清代国家统一史》是“有思想穿透力的精品力作”。 

  高翔副院长的主旨演讲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边疆研究所邢广程所长主持。邢广程指出,高翔副院长做了一个非常有思想深度的报告,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清史学术前沿报告,所提意见是我们修改《清代国家统一史》的重要指导思想。课题组将按照高翔副院长的指示精神进一步对《清代国家统一史》进行修改和打磨。 

  “清代国家统一史”为中国历史研究院首批立项的重大项目之一,后经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领导小组批准,《清代国家统一史》立项为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中国历史研究院重大研究专项(‘兰台学术计划’)重大委托项目”。本项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边疆研究所邢广程所长牵头组织,课题组成员有中国边疆研究所孙宏年研究员、李大龙编审、许建英研究员、吕文利研究员,以及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李细珠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张永江教授、孙喆教授,云南师范大学邹建达教授,河南大学柳岳武教授,厦门大学水海刚教授。 

高翔副院长与课题组成员合影

作者:张楠林

张楠林
朱高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 版权所有 2020
Copyright (C) 2018 Chinese Bord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北京市朝阳区国家体育场北路1号院1号楼

公众号

公众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 版权所有 2020
Copyright (C) 2018 Chinese Borderland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北京市朝阳区国家体育场北路1号院1号楼